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写来爽的水仙脑洞。私设龙神藏x白狼藏。
没有写出这人骨子里的凌厉和巧妙的讽刺手法,是我的错。(鞠躬
这篇文就是个ooc。






“我始终不明白为何你总是穿得像深冬的雪山。”生着鹿角的长发男子开口。
“那么在霜降的天气里着夏季的和服就算合乎礼仪了吗?”雪原的狼驳了他一句。

龙神于是低低地笑起来,一边就着屋檐盘腿坐下;如果月色尚佳,你便能看见他眼睛里藏着的那圈青色反光和细长的瞳孔。

“路上还顺利吗?”

“并不。私人驻军封锁了铁路线,我又没有身份证。”

他咽下了话尾,而那正是和毛皮混合在一起的虚弱的血腥气的来源。不过既然他不愿说,神龙便也不问。

他俩终于安静地坐在屋顶上了。皎洁饱满的月亮挂在夜空中,照得这座安静的小镇如水般清澈,一时只留下风的声音。

身旁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窸窸窣窣。白狼转头一看,正瞧见对方从怀里摸出半瓶乌龙茶。
“酒喝光了。”他镇定地拧开瓶盖,“新酿的梅子酒再过两个月才能开封。”
“啧啧啧,半藏……”狼神咋舌。他似乎秉承沉默是金的信条,即使万不得已开口也从来只说半句,不得不说他长于饥饿营销。

龙神对此置若罔闻,开始安静地喝他的乌龙茶。
“出门前应该先冰一下的。”他轻声嘟哝了一句。



——————————
白狼捏了一只草莓大福咀嚼起来。他吃东西的时候很安静,犬牙上下刮蹭时也极少发出声响,神龙便一心盯着他鼓囊囊的侧脸发呆。
还是不要告诉他脸上的糖粉为妙,他想,不由得萌生出“可爱”的想法来。大概是笑出了声,引得对方疑惑地回头张望。
“什么也没有。”他移开视线,装作端详对面便利店挂的鲤鱼旗,“要吃我这里还有。”

身旁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传来剥开包装纸的摩擦和新一轮的咀嚼声响。


——————

月上梢头时,主角出场了。

“那孩子真的年年都来这里呢?”龙神低语道,“真令人感慨啊。唔唔。”
“不知道今年会怎样——喔哦,楼上有人。”

他俩一起转过头去。一道荧光绿随着武士一起飘进了城门。大约一刻钟后传来兵刃相接之声。
“打个赌?”黑发的男人提议道,“今晚他们会不会相认?”
“不见得。”白狼沉声道,“那么我赌不会。赌注是什么?”
“往下看吧。”


几声龙啸。蓝与绿的光芒过后一片沉寂。
“你赢了。”白狼开口,听起来并不是很挫败,“所以你是想——”

这句话倒不是他刻意掐断的。神龙俯身贴上了他的嘴唇,舔舐每一寸舌尖与空气,力道轻柔却不容挣脱。白狼被吻得僵硬,此时闭眼又有示弱之嫌,也只好乖乖任他摆布,直到吮吸尽最后一点儿氧气为止。


“够了。”金色瞳孔的狼神终于出言制止,敏捷地捉住了意图解开他上衣扣子的手。“够了,半藏。”
“那并不只是我的名字。”神龙轻声说,直视对方的眼睛,“你我本为一体,半藏,外表亦或思想皆生同源。我们拥有相同的过去——”
“——亦将经历相同的未来。你已经说了成百上千次,冷血动物的记忆力都这么差劲吗?”
“而您永远不长教训。”
黑发男人站了起来。他看起来清瘦得有些脆弱,仿佛马上就能被风吹起来似的(白狼知道他确实能这么做);但是现在他只是站在那里,任由风吹动他的衣袖。
“夜深了。”他说,没有回头,“我们下去吧。”
不远处传来一声入鞘的金属脆响。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