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月台上的无油列车
bw源 x ow麦
年下好好好
多催催作者说不定她会填坑,记得给她浇点水



————————————————


源氏打开那个硕大的行李箱。箱子很沉,那是当然的,因为箱子里装了一整个成年男性和他叮叮当当的小玩意儿。他睡得一塌糊涂,毫无防备,头发乱糟糟地贴在脸上,手腕绕过膝盖和脚踝绑在了一起,围巾随意地盖在身上,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没睡醒的邋遢鬼。

而且这个邋遢鬼看起来比他认识的那个要大上十几岁。

源氏嗙的一声把行李箱关上了。他走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几把脸,然后一一检查身体上机械机体的运作状况——全部正常,甚至比上一次任务时好上几倍,照此情形看来跑上个武装五公里也绝非难事。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拉开行李箱。

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他还在那里,看起来甚至睡得比刚才更深了,尽管被胶带纸贴住的手腕无法转动,狭小的箱内空间也无法让他伸直双腿。老天,他为什么还不醒?源氏想,顺手捞起桌上的马克杯倒了下去。你要相信他的初衷只是用想冷水叫醒这个麻烦,不幸的是,马克杯里装的是他早餐喝剩的牛奶。

覆水难收。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忍者的右手还停在半空,被泼了一脸奶制品的牛仔便睁开了眼。牛乳似乎沾住了他的睫毛,随着快速的眨眼跌进他的眼睛里,让人想起刚出生的羔羊。

“源氏?”他含含糊糊地开口,“为什么是暗影守望的造型?我在哪?你朝我泼了什么?”

年轻人尴尬地缩回手。箱子里的男人挣扎起来,打湿的头发贴着脸,看起来甚是可怜。
半分钟后他停下来,喘着气,一边向始作俑者看去。

“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他问,“你、安吉拉又对你做了什么?怀旧补丁包?该死的这破胶布为什么这么结实?!”


源氏不说话。他把这个大他一轮儿的牛仔拎出来,像扔面粉袋一样甩到床上,然后利落地锁上门、拉上窗帘。他把行李箱踢到床底,翻身压在对方身上。

“听我说,麦克雷。”年轻人的声音被压得很低,听得见电流在句尾滋滋作响,“这里是暗影守望。莉娜的装置今天早上出了一点小问题,我猜你带回了一点儿……时空紊乱。”

“哦,”男人看起来惊魂未定,“然后呢?我被时间警察劫持了吗?牛奶又是哪来的?”

源氏咳了一声。“那是我的……早餐。”他小声说,“今天是圣诞节。”

他俩一同望向床底行李箱露出的一角。源氏伸手把它拉出来,发现箱子背面用水彩笔写了几个字:

PRESENT(礼物)。

角落里还画了一棵圣诞树。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