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脑洞x1


简单记一下,并不会写。






有些事情发生在瞬间,比如说向一杯温度适宜浓淡适中的咖啡里倾泻下过多的砂糖,和马路对面的恋人挥手告别却开进了道牙子边的水塘,纸牌塔叠到吉尼斯世界纪录标准却刮来一阵凉风,等等。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就是一位这样的突发事件的受害者。


岛田家曾经的继承人,龙神之力的承载体,箭无虚发的岛田半藏,变成了一只土狗。

他站在草地上愣了好一会儿神,没弄清自己突然下降的视野高度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毛茸茸的、溅满了泥点子的犬类前掌。

淡定,半藏深吸一口气,这是生活的试炼,试炼无处不在,只要你沉下心冷静思考——

一辆SUV冲过他面前的落叶堆,疾风掀起的枯叶夹杂着沙土落得他满身。
隔壁的金毛朝他抛了个媚眼。

——冷静思考个屁啊……!

---------------------

土狗半藏在街上狂奔,风驰电掣,行云流水,好似一条训练有素的哈士奇。事实上由于他并不适应这种手脚并用的跑法,没走百米就摔了个战术翻滚。屁股好痛。


一路磕磕绊绊,累得简直像徒手攀爬埃菲尔铁塔。然而好景不长,一辆警笛呜哇呜哇响得震天的车开来,仔细一看:收容所。这可了不得,半藏撒腿就跑。工作人员拿了个狗叉一路猛追,寡不敌众,把他给抓住了。

“这狗真他妈能跑。”一个穿着义工马甲的瘦子拿木棍戳了戳他的肚子,被一掌拍开。瘦子顿时玩兴大发,伸手就去捏狗耳朵。

“哎哟呵,还不情愿被抓呢?”

半藏感觉头皮一疼,就看见那瘦子手中拽着一撮薅下来的毛。他只听见脑袋里嗡的一声,眼前浮现出莫里森光洁的发际线。




“让巨龙吞噬你——!”

没有亮光,没有巨龙。此时此刻安静的街道上只剩突然停下动作的收容员和恍然大悟的土狗。



“淦,”他想,“我好像能说话……?”

-------------

精神病院里当晚送来一个人,猴瘦猴瘦的,眼神错乱,逮着人就大喊:“那条狗说话啦!那条狗说话啦我操快救救我大爷救救我有狗要吃我——”

“你大爷早死了,”值班护士一掌给他拍流动床上,“来个人帮我把那边电疗室开一下。”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