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麦克雷抓着他的右手咬了他,犬齿深深的陷入脖颈左侧的腺体里。他听得到自己嘶哑的尖叫声像被夹断腿的狼,并且尝试通过重复多次的深呼吸来缓解遍布全身的神经痛。
Alpha的血统或许不允许他被标记,而这是麦克雷正在尝试的事。
然后他们接吻,唇齿间交换着信息素和血,直到一方拉开距离,“做,”半藏说,“或者我上你。今晚这两件事总得解决一项。”
“别撩我。”麦克雷威胁道。
他第二次咬上对方的脖子,缓慢地合上牙试图嗅查到属于半藏的气味——他成功了。现在就可以恶狠狠的把猎物摔上床将其拆吃入腹;但麦克雷可以等,等得足够久,久到猎物自己扑上来,心甘情愿地染上他的味道。

———————



往下写好难!先不开车了,有灵感再写,嗯。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