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新脑洞,新气象。

 

盲点

CP:Jarvis X Tony Stark

------------------------------------------------------------------

我在这之前考虑过无数种死亡的状况,他们不会比水牢或PTSD更好,显然

也不会比宇宙中央更糟。

 

 

听我说完。是的我去过那里,不比你家下水道强。

无重力、氧气和一切人类赖以生存的东西,而且机甲刚好也没电了,因为

我花费了5%的电能给Papper打了电话。

 

每个人都会这么做的对吧,留点遗嘱什么的给家人料理后事。

 

但是我现在彻底孤立了,入口在身后闭合,我不太确定是否飘的出去,然后

又要站在废墟上计算战损开销。Papper又要数落我半天,Jar那个小混蛋就在

旁边各种揭我短。

 

我有点想他了,尽管我们实际上才离开两分钟。

 

但是后来不止两分钟了。

 

 

 

 

Steve和Clint站在巴士残骸旁,我朝他们走过去,他们没有抬头。

 

哦这不太对劲,难道约好了生我气?Clint这小子的反应不对。

 

于是我试图像往常一样把手拍在他肩上。

 

注意这个【试图】。语文老师一定教过你某些词语在特殊语境下具有特殊

意义。

 

 

这很重要。

 

 

因为我的手就这样穿过了他的身体,就像穿过空气。

 

 

好吧我承认我当时吓到了。不许笑。换成你你也会这样。

 

这算什么,我想,我已经死了?所以像那群神父说的那样,我上不了天堂

所以徘徊在人间?

哦别这样。我只不过是稍稍推动了一下世界的进程而已。

 

我试了无数次直到他们离开。我看到Steve在报告单上签了失踪。

 

尽管这大约就意味着死亡了。

 

 

 

 

 

 

我花了50分钟走回大厦(因为没有地铁和机甲可以用),又花了20分钟爬到顶

层(出于同样的原因,以及让电梯自动运行实在是惊悚),坐在我惯常的椅子上

假装我还活着。

 

大约这个时候Papper就该出现了。她会拿出一堆股东的名字和债券威胁我下次不

这样做,然后我们用几分钟签那些无关紧要的赔偿合同。

 

 

这当然是在我还活着的时候了;现在我死了。

 

 

事实上我等了三天才看到Papper的身影,期间通过网络粗略了解了一下外界情况,

神盾局把整件事封锁的很好,包括正副局长在内只有八个人知道。

 

 

Papper的脸色很憔悴。她捏着几张文件,Jarvis跟在她身后掩上门。

两人沉默的分配完公司的股份。

 

 

“谢谢你,Jarvis。”

“我的荣幸,Potts小姐。”

“公司会关闭几天来重新分派他留下这些烂摊子的所属。”她轻笑一下,“你想

去哪儿?职员有两个月带薪假。”

“恕我冒昧,Potts小姐,我会继续寻找sir的下落。”

 

 

Papper沉默,迅速的红了眼圈,并哽咽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她失败了。

“该死的,Jarvis,”她索性把文件全都塞进碎纸机,“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

这件事?你明知这样会让我们更好受一些,而不是想到他会被拉去当那些外星

生物的实验品!”

 

 

眼泪打在碎纸机上。Jarvis走上去轻拍她的后背。

“sir依然活着。”他说,语气像平常那般安定。

 

 

我窝在角落里不发一言。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世界上有七个人和一个人工智能知晓我的死讯,七个人

选择相信我死了,剩余的相信我还活着。

 

如果大家都认为我死了,我想,那么我到底是死是活都不重要。

但现在有人相信我还活着,尽管他并不被政府当做人类认可存在。

其实你不必这样做,Jar。

 

因为现在世界不相信我活着。

 

 

 

 

 

 

 

 

Jarvis把文件递给Steve。

“Papper说你拒绝在死亡认定书上签字,Jarvis。”Steve忧虑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MARK机甲的录音显示sir在黑屏前并没有遭受攻击,Rogers先生。”

Steve明白自己同意不相信这份白底黑字的文件。它这样武断的否定了挚友的存在。

 

“替我们把他找回来。”他低声说。

 

 

 

 

 

 

 

 

事情进展的挺狗血,我说。

而且我悲哀的发现世界没了我一样转的那么快。

网络媒体一致对这件事,呃,我的死讯保持沉默。

 

 

神盾官方在公墓立了块墓碑。在角落里。我或许该庆幸他们没写太多奇怪的

墓志铭。

 

 

然后某天下午发生了一件事。

 

 

 

我当时在祭奠自己的墓碑。这有点奇怪,但是其实还好。

 

 

Jarvis从远处走近。把手边的白玫瑰放在墓碑边上。

啊,白玫瑰。感觉有点怪怪的。

 

 

“这是您失踪的第28天零5小时47分又23秒,sir。”

一如既往掐得奇准的时间。

 

“我查到了您失踪之前的IP地址,Barton先生劝我不要这么做,因为那毫无

价值。”

肥鸟还算提出了有用的看法。

 

 

“市政府会在2天后注销您的户口。”

是的早该这样做了。毕竟我已经死了。

 

 

“程序更新停止,因为数据更新会删除您的声音文件。”

 

 

 

“我尽力挽回了几个数据包。”

 

 

“图片文件的存储期较短。再过15天我会记不清您的样子。”

 

 

“但我会一如既往的爱您,sir。

  从我的每一条程序里起誓,J.A.R.V.I.S.is always for Tony Stark。”

 

“永不改变。”

 

我感觉鼻子有点酸。霍华德那老家伙死的时候我都没这么难受过。

 

 

我想要触碰他,想要告诉他我在这儿,想要……

让他知道我还活着,

 

 

 

我说;“嘿,Jar,你看的见我吗?”

让他知道我一样爱他。

 

 

我看到那双无机质的漂亮蓝眼睛露出惊讶与失而复得的喜悦。

 

 

他站起来,于是我们拥抱在一起。Jarvis太高以至于我只能贴着他的肩。

该死。我不得不踮起脚才能吻到他。

 

“待会我们去把户口补回来。”我说,“Tony Stark 又回到地球了。”

“您从未离开过。”

END

潦草的END……

其实妮妮并没有死,只是大家看不见他,妮妮又触摸不到大家,所以双方都以为

妮妮死了,连妮妮自己都没有怀疑这件事;于是盲点形成了。

板砖随意丢,求别打脸QAQ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