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fgo莫萨】回声(2)

不知所云的第二章。

ooc突破天际,废话还很多。

萨老师当前清醒程度:93/100






“您的准头下降啦,安东尼奥。”莫扎特面不改色,弹开草稿上沾染的几滴血迹。
“得再往上些,这一剑捅穿的是我的脾……且慢!我有了下一节的灵感,您等我五分钟。”

五分钟后他将草稿交到萨列里手中,自己龇牙咧嘴地抽出了凶器,把刀随手一扔,英灵座召回程序马上启动。钢琴前空了下来,萨列里尝试着弹奏手中的半成品。

一如既往的天才之作,他由衷地感叹,即使尚未完成也如此精彩。他再一次按下琴键,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出另一段旋律,那是……

“降调弹早啦,大师。”

萨列里从琴凳上跳起来。莫扎特撑着钢琴边瞧着他,手指敲得哐哐响:您走神啦。


“抱歉、我——”

说不出来。震惊之下头也疼起来了,冷汗直流间萨列里逐渐有所察觉:不只是叙述,就连哼唱都做不到,甚至仅仅向他人谈及此事都是不可能。独角的兽将它锁了起来,但是为什么?


他几乎要跪倒在地,全凭莫扎特的支撑才没有立刻晕厥过去,一趟就丢尽了全年的脸。如果尚有气力,他一定要把对方和自己捅个对穿。

“只是个梦。”他听见莫扎特在他耳边低语,“不要想那些,您看着我就好了。”

但是房间里响起哒哒的马蹄声。




—————

“多么美好的再会啊!”独角兽激动地说,“我终日祈祷与你的相遇,而这是命运的答复。”

“却没有一个好的开端。”复仇者硬邦邦地接了一句。他在两分钟前的战斗中才被打得濒死。

“欲扬先抑是一个好故事的基础。”它点点头,“而我恰好是个结果论者——请跟我来,这是为你准备的。”


那是他在黑暗中见到的第二个发光体。独角兽满意地绕行了一圈,向他鞠了一躬。“细节部分仍有待调试,但我想先让你感受一下。”它看上去有些紧张,像所有初次表达爱意的人们一样局促不安地擦擦蹄子,示意萨列里向前去。


这是个活物,萨列里一将手搭上琴键便知道,他的指尖下有着同样的呼吸、脉搏和对音乐的渴望。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开始了弹奏,结束时才意识到手中流淌的乐曲是为何物。

仍旧无法开口。

唯一的听众向他致以热烈的掌声。


“意料之中的意外,它果然与你如此相衬。”

萨列里想要说些什么,但独角的兽制止了他。

“我知道你的疑惑,关于这首曲子。”它柔声说道,“那么我向你坦白,我不愿与别人分享它,哪怕一段旋律、一个音符——是的,这首曲子是献给你的。只有你。”

“音乐于我并无优劣之分,人类之所以对音乐进行分别,纯粹是因为弹奏音乐的载体不同。钢琴也好,提琴也好,说到底都只是承载音乐的媒介罢了。”

“而人类也是如此!”它忽而转向萨列里,赤红的双眼里燃着明亮的火焰,“优秀的音乐家便是音乐完美的载体,啊,就如你与他一般。越是出色的人越接近音乐的本质,其身为容器的功能也被发挥到极致……完美的、真正的音乐便借此诞生了!”


萨列里沉默地看着他。当他开口时,腰间刀刃碰撞发出金属的脆响。

“我只是一介平庸之辈。”他声音干涩,“对于缺乏造诣,这一点我供认不讳,但我仍保有相应的自知之明。抱歉,但我做不到。”


当最后一个字音隐没在黑暗中时,数千万只乌鸦腾跃而起,振翅之声如风暴袭来。

“妄自菲薄如晨雾掩盖了光辉,只有我透过流言瞧见那本来的面目。”风暴中隐约传来独角兽的低语,“我是如此痛恨分别啊,但若有你的应允,黑暗中我便可有所安慰——”


它将前蹄轻轻放在萨列里的胸前。如同被掷入海中,男人只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让我弹奏你。”

“是的。”他呓语道。

“让我使用你。”

“是的。”他允诺道。

“由我来引领你真正的所在。”

“是的。”他渴求道。


它后退一步,萨列里就跌入黑暗中去,沉进现实的彼方。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