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偷偷在王财和房间里饲养时臣alter的幼年吉尔的日常。

超ooc,不推荐观看。

——————————

当他在想“疼”这个感觉的时候,他其实并不清楚它从何而来。他看不见哪里撕裂或者干脆利落地截去,只察觉到血液在皮肤上流淌的感觉滚烫如岩浆;也是疼的。后来痛觉逐渐麻木,困意就渐渐翻涌上来,遮覆他的双眼扼制他的呼吸。

“啊,”他模模糊糊地想,“想喝水……”

然后他就被一桶满含冬意的冷水浇了个彻底。疼痛似乎收到了惊吓,一股脑儿全弱下去了。
“'时臣!”有人拍他的脸,“时臣!你清醒一点!”

远坂时臣剧烈咳嗽起来。声音的主人立刻扯松了他的领口,如果不是受到制止甚至要立刻开始cpr流程——即使以少年形态现界,古代王的力量也没有削弱半分,一掌按下去差点让男人吐出血来。

“没有大碍,您无需担忧。”他用尽全身力气才扼住少年的手腕,“宽容我一些整理着装的时间便可,非常抱歉。”

吉尔伽美什闻言便起身让出一些空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凑近来,从王之宝库里抽出一条巨大的浴巾裹在男人身上。
“烘干机我这里也有哦。”他贴心地开口。
难以想象他是怎样长成了一个那样的大人。

从被玷污了的根源深处返回的远坂时臣盯着他,小声嘟哝了几句就完全沉默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毛巾擦拭的声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