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架空au
大家都是现代人
大学生的恋爱能叫恋爱吗
莫x萨


ooc


—————————————————


“这首曲子很熟悉。”

“降B大调第二十七号钢琴协奏曲。”萨列里回答,“丹尼尔·巴哈博伊姆独奏。莫扎特的曲子。”

趴在吧台上的青年条件反射性的挺直腰杆。萨列里从眼镜片后多瞟了他几眼,突然意识到天花板上那些细碎光斑是对方外套装饰的反射。

窗帘是该修了,他不动声色地想,一边心怀愧疚地打开咖啡机(咖啡机!意大利人的字典里没有速溶咖啡这个词),在等待的间隙里料理那份三明治。

切完西红柿后出了一点儿状况。
“没有鸡蛋了。”他说,小声得好像在自言自语。
“啊,没关系的,换成培根也一样。”
结果他手一抖切了食指粗的培根下去,罗森伯格要是知道肯定气得跳脚。


“用餐愉快。”他把一整袋热乎乎的牛皮纸袋递过去,闪身躲开对面的飞吻。
“月底记得补你的赊账。”他低声道,“下一位!”

————————————
萨列里小时候质问过他的父亲为什么给他起这个名字。他那毫无音乐天赋的老爹搔搔头皮,说:“啊……因为我和你妈妈在四月份相遇,所以有个a……我那天穿了件T恤,所以有个t……”
安东尼奥从此就闭了嘴。


于是萨列里顶着这个名字在一众人侧目之下升上大学。他的名字必定与莫扎特联系在一起,长此以往的磨练使他处变不惊,甚至于在入学被围观时依然气定神闲找宿舍。
真是好极了,这个宿舍里还有位达蓬特。第二天打工的咖啡店,店老板姓罗森伯格。
萨列里真担心他会再遇到哪位舒伯特或者路德维希,但是命运之神似乎收敛了作为,让他平静地过了半个学期。

然后在五月份的某一天狠狠给了他一发暴击。
不,他没有被高速运动的物体撞个满怀,也没有被自行车撞断小腿;不,那天平静得不像话,现在想想简直是暴风雨前的黄昏。他都换了围裙准备下班了,但是今夜最大的变数冲进店里要了一杯拿铁。结账时他发现自己没带现金。
萨列里把赊账单递给他签字。金色头发的青年龙飞凤舞了整张纸,然后递给他。

他看到一个大写的M,还有Wolfgang和Amadeus。

然后他听到对方说:“真是太感谢你了,安东尼奥!(看来他的名牌忘了摘)没有您我就饿死在街上了,大半夜的一家店都没开……您不介意我这样称呼您吧?”
“您随意。”他撑住吧台,竭力按下扶额的冲动。
他感觉自己的头隐隐作痛。

“那么我该如何还您的钱?”和那位天才同名的男人问道,“至少让我知道您的名字。”

萨列里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A.S.。”他说,“安东尼奥·萨列里,就是那个被谣传曾经杀死你的乐师长,李斯特的老师。”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