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尝试着写莫萨
脑洞如天坑









近午夜时你看见那位乐师长先生靠在吧台边了。他选了个好位置,店里仅存的一点点灯光根本看不清他的轮廓,于是他便能安静地享用这片宝贵的寂静时刻。

你递给他一杯姜汁汽水,委婉地告诉他准备打烊的消息,但在整理吧台的时候稍作休憩也未尝不可。昏暗中你能模糊地分辨出他点头的动作,于是又放心地开始整理酒柜。

他实在安静得很,再转过身来你差点又被他吓一跳。这时你注意到他和平日里略有区别啦。

“这是怎么啦?您的手?”你试探着问。

他于是放下酒杯,低声嘟哝着那位惊世骇俗的莫扎特先生是怎样在烂醉如泥的情况下拽住了他的手,然后不由分说地洗掉了他的指甲油的事。

你忍住了自己的笑声。现在这是一双干净白皙的手了,适合在黑白琴键间飞舞,或者与恋人十指紧扣。但你没做声。
过了一会儿你意识到他离开了。你开始擦洗最后一只玻璃杯,一边咀嚼刚才的对话。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