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胡乱思考的脑洞产物
可能是现代paro
金x时?
想要时臣师实装啊(大哭


————————


吉尔伽美时把时臣咬了。
吉尔伽美时是个牙尖嘴利的人。这个词无论是望文生义亦或刨根论底都十分贴切:他毫不留情地嘲讽每一个他认为无趣的人,他擅长语言游戏,他和言峰绮礼讨论人性,于是言峰义无反顾地成为了一个愉悦神父,最后遭殃的反而是卫宫家的那位先生。他的御主不幸被划入“无趣”的行列,于是在忍受言语攻击的同时又要挨上那么几个牙印。

哎,时臣纵然是无趣的,但欺负他着实是很有趣啊,金闪闪的王偶尔会想。时臣的领带有时看着简直紧得要勒死人,为了充足的魔力供给他也该做出自己的贡献——把它狠狠地、干净利落地扯下来。他合法地位上的御主冷静又茫然地看着他,像一名训练有素的饲养员盯着疯狂追咬自己尾巴的狗崽。

“王啊,您这是在做什么?”他问,“不去和绮礼说说话吗?那孩子似乎挺喜欢您。”
“如果王认为我卑微的能力无法取悦您的话。”他接着说。不知为何吉尔伽美时就生起气来,他向前迈了一大步,抓住时臣的手腕,然后就像扔麻袋一样老练地把他甩到床上,在他露出领子外的那截脖颈上咬了一口。

大概是啃也说不定。他听到了时臣罕见的一声抽气声。

金闪闪的王得意洋洋地坐起来,心想这下那家伙可没法再气我了吧!虽说自说自话生气的可是他。但是饲养员是个深谙人情世故的老手,王的一堆红卡打在他身上好似铅球砸棉被,甚至摸不出一个坑。他波澜不惊,临危不惧,甚至想问他敬爱的王满意了没有,因为他还要整理今天的情报。

王说:“不。”


于是这天晚上吉尔伽美时在时臣身上留了很多个牙印。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