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自娱自乐,不可回收

下次整一整这些片段搞个集合好了…………………………

好饿







“你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

半藏腮帮鼓鼓地看他。他吃得安静又克制,动作斯文,并且从不在嘴里含着食物的情况下开口说话,这就是为什么麦克雷挑中了这个时机开口。他俩面对面坐着,弓箭手的眼睛闪闪发光,洋溢着对食物的满腔热情与敬意。

像只仓鼠,麦克雷想。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否则半藏会用他线条漂亮的右手弹他脑门。
或者掐他的耳朵。没差,它们一样疼。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有一搭没一搭地吸他的可乐。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依然在以那种惊人的高效率消灭他的午餐,他看起来真的很饿,召唤神龙一定很消耗体力。店里没什么人,麦克雷盯着街角的水果摊发呆。西瓜是当季,樱桃看起来不怎么新鲜,苹果与香蕉的明黄相得益彰,一小碗蓝莓盛在白瓷碗里,底下垫着橘色的手帕,风吹来的时候,窗台的栀子轻轻摇动。

麦克雷转过头去。
“你吃饱了吗?”
“嗯。”
“那很好。”

他俩又坐了一会儿。正午的阳光很烫,也没有人舍得快餐店的冷气。麦克雷盯着自己的披风线头,假装不知道半藏在看他。

———————
临出店的那一刻分外煎熬。进来时的赞美有多发自内心,出门时的哀嚎就有多真情实意,更别提他俩的代步工具正在太阳下炙烤得像只烤箱。

谁都不愿意第一个迈进去,尽管空调被开到最大,冷气片嘎吱嘎吱像猫磨爪。

“麦克雷。”
“嗯哼。”
“你说过觉得我吃相可爱。”
“没错。”

半藏眯起眼睛瞧他,而这绝不是因为阳光刺眼。


“像仓鼠?”
“我可没这么说。”
可能是他脸上的“糟了!”表情太过明显,过了一会儿半藏笑起来。
“蠢货。”他说。

他滑进车里,而牛仔觉得脸颊很烫。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