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就是个吃货

谁会不喜欢冷酷无情康纳酱呢

偷偷在王财和房间里饲养时臣alter的幼年吉尔的日常。

超ooc,不推荐观看。

——————————

当他在想“疼”这个感觉的时候,他其实并不清楚它从何而来。他看不见哪里撕裂或者干脆利落地截去,只察觉到血液在皮肤上流淌的感觉滚烫如岩浆;也是疼的。后来痛觉逐渐麻木,困意就渐渐翻涌上来,遮覆他的双眼扼制他的呼吸。

“啊,”他模模糊糊地想,“想喝水……”

然后他就被一桶满含冬意的冷水浇了个彻底。疼痛似乎收到了惊吓,一股脑儿全弱下去了。
“'时臣!”有人拍他的脸,“时臣!你清醒一点!”

远坂时臣剧烈咳嗽起来。声音的主人立刻扯松了他的领口,如果不是受到制止甚至要立刻开始cpr流程——即使以少年形态现界,古代王的力量也没有削弱半分,一掌按下去差点让男人吐出血来。

“没有大碍,您无需担忧。”他用尽全身力气才扼住少年的手腕,“宽容我一些整理着装的时间便可,非常抱歉。”

吉尔伽美什闻言便起身让出一些空间。过了一会儿他又凑近来,从王之宝库里抽出一条巨大的浴巾裹在男人身上。
“烘干机我这里也有哦。”他贴心地开口。
难以想象他是怎样长成了一个那样的大人。

从被玷污了的根源深处返回的远坂时臣盯着他,小声嘟哝了几句就完全沉默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毛巾擦拭的声音。













loop


你好呀,他说。金属球棍上的血闪闪发亮,铁锈味儿在空气里肆意挥发;这下你意识到你最后的援助者也沉默了。你想向后退却被墙挡住去路,只能恐惧地看着对方。

“让我想想开场白该说些什么?”他歪着头作思考状,“‘别动’,还是‘快跑’?”

“您跑不掉啦。”最后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
他靠在墙上,眼神惊惧地在你四周游移着,像是在寻找不存在的安全出口。你会放他跑掉吗?像他之前那样?
你还记得他说:“快跑吧。”
你盯着他左脸上妹妹的血,僵硬得无法呼吸。

“您跑不掉啦。”现在你笑着说。

开原创角色车开得停不下来,这号快废了hhhhhh

估计是没人想看,就先不发自己高兴好了(。

【勇狗】在私人公路疾驰的野狗与家犬迎面相撞(1)

题文无关,就是个沙雕ooc段子合计,基本没有观赏价值。
都是漏洞,没有逻辑。
ooc。

——————————————————————

【日常外事件应急指南】

狗在角落里对着火苗狂吠。勇利不得不暂停手中的动作将他往后抱去,然后继续用(从角落里摸出的积了几层灰不知过没过期的)灭火器继续紧急灭火作业。

燃烧的噼啪作响中逐渐加入了瓷器破碎的脆响和肇事者的低声咒骂。

“你之前都用了什么!”
“微波炉!”

这绝对是年度消防反面案例之首。白都树生看见会笑到抽筋。

太热了,他想脱毛衣。但是一体化机甲导热奇佳,过不了几分钟他就会烫得像刚出炉的拔丝山药。

“所以说,”他一脚踩灭几个飞溅的火星,“我有没有说过微波炉不可以加热生鸡蛋?”

【朗读ooc台词选段】
“挑一张。”白都有希子说。

Joe沉默地摸了一张卡片,抽回手时顺带把贴了满额头的便利贴扯下几张,然后在白都树生“贴回去不然摸两张”的眼神注视下老实地把纸条贴回脸上。

他直觉这个背面图案是粉红爱心的惩罚卡片是个噩梦,但具体到什么程度……

〔朗读以下内容:(。•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Joe:……

Joe:(看向13集结尾的轮椅)

勇利:……闭嘴。

【穿衣技巧:从入门到专家】

白都有希子审视地打量他一眼。
“换一条裤子如何?”她说,听起来更像个祈使句。
“我每天都换。”Joe辩解道,“只是它们看起来都一样。”

有希子隐忍地闭上眼。眼角余光里勇利赞同的表情让她开始头痛。
“那么去买一套新的。”她扶着额头,抹去话语中磨牙的钝响,“白都负责服装的开销。你也去,勇利。”

“这没道理啊。”Joe缩在椅子上抱怨。
“精英阶层都这样。”荒垣安慰道,“然后?你的衣服呢?”

“放他车上了。外套不能水洗只好麻烦他帮忙,嗯……”

荒垣盯着他在冰箱里翻找的背影,不知为何萌生出一种奇怪的预感。
不,先不要说出来,也许是个错觉。

——距离证实这个错觉还有四个小时。

在想要开车的时候怎么就不能准确地找到一个对胃口的叔叔角色来搞呢,真叫人头大。

想要开车的心蠢蠢欲动惹

原来奇酷比痛是这么微妙的东西吗……………………
所以黄文里的男人都经历了多少微妙的事啊…………

既不想在这里结束,也看不到再往前走的方向或者光
仔细想想我到底是为什么活到现在

准备提笔写原创了,开始两个字后觉得太羞耻而作罢(

一片在底特律做人的浪潮中,我tm居然开始看食戟之灵

蓟总帅啊!可是他的cp怎么那么冷!蓟受党又一次站在了南极点!!